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 >> 无双姑爷
无双姑爷

无双姑爷

作者:青橙
分类:穿越
状态:连载中
来源:阳光书城
时间:2020-09-28 17:02
开始阅读 举报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无双姑爷》由酒客小说网为大家带来,小说主要讲述主角萧权秦舒柔的爱恨情仇,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最近这本小说完结了,很多小伙伴应该想知道在哪里阅读,下面给各位介绍一下!看到大家动都不动,马公公一愣,陛下钦点的是萧权为榜首:“接旨的是萧学士,萧定,字盛权,旁人又称萧权,不对么?”秦南秦北如同被五雷轰顶,那个窝囊废的名字,竟然从马公公的嘴里说出来!

无双姑爷精彩节选

乡试当天。

乡试,在古代是普通人当官的唯一路子,家家户户都十分上心。

乡试连考三天,答完题前,任何人不能走出考场。

考生们都是自备吃食和棉被,考试的隔间没有门,大魏多雨,所以考生们还会自备油布当门帘。

秦家明知他要赶考,却不闻不问,只给秦南秦北备得妥妥帖帖的。不仅有上好的笔墨纸砚,还有精致的吃食以及厚厚的油布,东西只比别人好,没有比别人差的。

秦南秦北被千拥万护地送出了秦府,老太太还塞了上百两让他们备用,最后用华贵的马车送行。

而萧权一早从下人厨房的后门走的,一个人都没有来送,他形单影只,却没有丝毫落寞,反而兴致勃勃。

来到京都贡院外,不少达官贵人的士子已经排着队。虽然服装样式是统一的,可是他们布料上乘,还绣有暗花,手里提的书盒皆由上等梨花木所做。

相比之下,萧权的用品和衣服寒酸了许多。不过也有不少寒门子弟和他一样,虽然粗布麻衣,但胜在精神风气还不错。

只是别的寒门子弟再怎么差,也是大包小包,不像萧权只带了笔墨纸砚,还有寒酸的一个粗玉米窝窝头。

监考的官员,分内帘官和外帘官。外帘官就是监考官,负责考试各种事宜,而内帘官除了批阅试卷外,不管其他事,而且内外帘官不相往来。

现在士子们正接受监考官的检查,防止夹带小抄和冒名顶替。

检查完毕后,监考官就会让士子们领一个号码牌,进去找自己试场单间。

监考官检查到萧权时,见他寒酸,连油布都没有,本想提醒一句,可见所有人都离他几米远,似乎不受京都人士待见,便挥挥手,让他进去了。

萧权来到自己的单间,摆好笔墨纸砚,等待考试。

出于职业病,他细细观察了一番单间,这里虽然简单却不简陋,单间的砖石竟是由糯米灰浆粘在一起的。

糯米灰浆,就是工匠们把糯米煮烂,然后把这些糯米和三合土相融合,将浆汁合在一个容器里,再加上杨桃藤汁搅拌,这样做成的砖石扛得住数百年雨打风吹,堪称现代水泥。

在古代,只有皇陵、皇宫才能用上这种高端玩意,现在乡试的贡院却用这么高端的材料,足以看出当今皇帝对人才的重视程度。

就在萧权琢磨这堵墙的时候,一个人经过,向他行了一个礼。

来人是公子模样,他看着萧权空空如也的单间,道:“兄台,看这天阴沉,恐怕会有急雨,兄台的油布在何处?”

这公子言语之间,没有半分鄙夷嘲讽之意,紧蹙的眉间都是真切的疑惑和关心。

于是萧权答道:“无碍,我不怕雨。”

只要他写得快,暴雨就追不上他。萧权嘿嘿一笑,骨子里带着现代人的乐观和坚定。

萧权的衣袖上还有着补丁,这衣服已经穿了三年,每一年考试萧定都穿这一身,衣袖上还残留着上一年的墨水。

萧权淡然又随意的样子,让公子很困惑,难道这人只是来敷衍了事的?

可萧权的笔墨文具摆得整整齐齐,可见此人对考试还是慎重和上心的。

年轻人收敛起眸中的困惑和猜疑,直接问道:“兄台如此胸有成竹,必然是才华横溢之辈,不知兄台贵姓?”

“免贵,姓萧。我叫萧定,字盛权。你也可以叫我萧权,我的朋友都叫我萧权。”

“在下魏清,字初廉,今日有幸和萧兄相识,多多指教。”

姓魏,难道是皇家人?萧权回了一个礼:“客气客气,互相指教。”

恰巧,魏清的单间就在隔壁。

两个人相见甚欢,要不是考试开始了,两个人就要搬个桌子出来,摆上几壶小酒和一碟花生米,聊上个一天一夜。

大魏的考试虽然年年考,可年年都是一个类型的试题,今年第一部分,依然四书五经。

题目是:如何理解【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这出于礼记·大学,重点在于让士子们阐述如何修身、治国、平天下。

这题目,恐怕是由皇帝亲自拟定,朝廷选能用的官员,必须是德才兼备之士,皇帝无非想借题目看看,这些文人士子是如何看待自身品德和看待百姓的。

萧权早在大学的时候,专门写这种思想教育论文,又在博物馆浸染多年,早就明白古来皇帝的心。

于是,他拿起毛笔,没有半分犹豫,奋笔书疾,行云流水,宛若在抄书一般。

萧定虽然连连落榜,试考得不怎么样,可字却是一笔好字。

萧权大笔一挥,到了中午时分,已经快要完事了,这一篇洋洋洒洒下来,写得他激情万分,畅快不已。

而此时,有的人还在冥思苦想,不得要义。考试虽还没有结束,可考生可以吃饭。

萧权写下最后一个字,捧起馒头就啃了两口。

此时外面狂风大作,看起来要下雨了。萧权赶紧把自己的试卷收好,免淋了雨。

秋天的雨,竟分外地热烈又凄寒。幸好萧权写得快,提前收起了卷子,萧权的试卷才没半点湿,得以保住。

众人继续考试,第二部分,还是试帖诗。这部分比第一部分还古板,萧权从脑海中想着历年来状元的诗,挑了一首,便着墨写在了纸上。

“交卷。”

萧权请求监考官封卷,众人听了一愣,才半天,他就答完了?

一旁的魏清更是一呆,这么快?”

猜你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