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邪王追妻绝色丑妃在田间
邪王追妻绝色丑妃在田间

邪王追妻绝色丑妃在田间

作者:江枫渔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来源:掌阅
时间:2021-06-08 14:36
开始阅读 举报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主角王香漪北辰渊免费阅读完结版的精彩内容由本站为大家带来,小说邪王追妻绝色丑妃在田间的作者是“江枫渔”,目前很多网友都在追哟,喜欢的书友们快来点击阅读。三年前,一个奇丑无比的妇人怀着胎来到王家村,产下两个漂亮孩子。

邪王追妻绝色丑妃在田间精彩节选

林七委顿在地,一时间声息微弱,就连胸口的起伏都小了。

两个奶娃娃吓了一跳,慌忙摇晃着他。

“叔叔,叔叔,你怎么了!”

王香漪止住两个孩子的叫喊,捏住林七的手腕为他把脉,脉象虚浮躁动,这是中毒了……

可这饭菜是她亲手所做,自己和两个孩子也都吃了,又怎么会有毒?

王香漪屏息静气,细细摸着,水眸倏忽一惊,这毒是鸦青,鸦青毒性霸道,沾染者一时三刻便会没了性命,看林七的样子似乎不是新中,而是余毒发作。

难道当年这鸦青毒竟然是他替北辰渊挡下的?

王香漪一面翻看林七的眼皮,一面让小奶娃为她拿银针过来。

一指长的银针刺入穴道,林七眉头紧蹙着吐出一口黑血,脸色眼见着好看了不少,金纸样的面颊上有了点人色。

两个小奶娃帮着王香漪将人扶进屋子里,并排跟北辰渊躺在一处。

安置好两人,王香漪照例背起今晨刚采好的药材出门,临走前还不忘嘱咐两个奶娃。

“娘去太师父那里看诊,你们两个乖乖看家。”

小奶娃们乖巧地点头,目送着王香漪离开。

背着箩筐踏上弯弯曲曲的山路,王香漪一路走一路愤愤不平地念叨。

“臭渣男,看重相府的权势地位便诱我真心相许,等相府无用了,又想诓骗别的女子进门!”

她是相府嫡女,身体里的灵魂却来自二十一世纪,那个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现代社会。

知道真相后,她不堪忍受北辰渊的蓄意欺骗,三心二意,便用计脱身,投靠远方亲戚,隐居在山野之间。

“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他了,冤孽。”

王香漪咬牙切齿,愤愤地加快了脚步,等林七好了,她便将他们主仆二人统统赶走!

半个时辰的工夫,王香漪进了城,停在医馆门口。

“师父我来了。”

“今天怎么晚了?又是那两个鬼灵精缠着,不让你来?”

柳秋原坐在案台后,抚着胡须轻笑。

“没,家里有些事耽搁了。”

王香漪解下箩筐,干脆利落地将药材分类归入柜中,药台与问诊台料理干净后又泡了一盏茶给柳秋原斟上。

“师父,我听说北边又起瘟疫了。”

柳秋原细细品着春茶,眉眼微眯。

“离咱们这儿远着呢,你急什么!”

王香漪点头,一双水眸中仍带着隐隐的担忧,瘟疫传染极快,一城连着一城,他们这里真的会平安无事吗?

“柳大夫,我小孙子有点肚子疼。”

一个年近六旬的老奶奶领着呼痛不止的小孩子进门,布满皱纹的脸上急得全是汗水。

王香漪坐在诊台上示意他们过去。

老奶奶脸上闪过一丝不信,但见柳秋原自顾着品茶,没有要问过的意思,只好让孙子将手腕搭在脉枕上。

王香漪将手按在孩子脉上,而后自药箱中找出银针,扎进几处穴道,片刻后孩子的痛呼声渐止。

“奶奶,我不疼了。”

老奶奶千恩万谢:“多谢神医,多谢神医。”

谢完,老奶奶忐忑地看着王香漪。

“神医,这,这诊金需要多少啊?”

王香漪轻笑:“孩子是饭后剧烈活动引起的疝气,我不过是扎了几针,并没有用药,不用诊金。”

老奶奶又是一通千恩万谢才领着孙子离开,直后悔自己进门时不该小瞧人。

等人走了,柳秋原缓缓开口。

“又不要钱,早晚你要去喝西北风!”

王香漪笑而不语,半年前大宝突然害了重病,险些没有救回来,她当时便发愿,如果上天能让大宝痊愈,她便无偿救治千人,为孩子积福。

如今看着大宝跟妹妹小宝都健健康康的,她别无所求。

问诊结束,趁着日头还没落下,王香漪离开医馆,走上回家的村路,离着小院儿老远就听见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

林七除了毒素,取下马背上的弓箭,正给孩子们猎飞禽玩呢。

“娘亲,你看,咱家有肉吃啦!”

小宝指着地上的一排大雁笑着拍手。

林七见她进来,立刻躬身行礼。

“林七多谢王妃救命之恩。”

听见这个称呼,王香漪原本带笑的眉眼变得冷硬起来,将两个孩子揽到自己身后,冷声道:“你的毒已经除了,你主子的伤也包扎好了,若无他事便自行离开吧。”

话音落,林七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怎么也不肯起来。

“王妃,这些年主子一直挂念着您,求您跟我们一同回去吧。”

“都说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王香漪皱眉,不耐烦地背过身去,奴才同主子一样,都是狗皮膏药。

“王家嫂子,你在家呢。”

邻居吴婶啪啪地拍着院门,打断两人对话。

王香漪见有人来了,慌忙让林七从地上起来,自己迎了出去。

“王家嫂子,年前你家大宝生病从我家借了三两碎银,你看是不是该还了?”

闻言,王香漪面露难色,她手上的钱都给孩子补身体了,没剩下多少。

“吴婶,你看能不能……”

不等她把话说完,吴婶立刻打断:“不能!”

“给你!”

林七从院门里出来,拿了一枚银锭子送到吴婶手里。

“我替她还了。”

吴婶一双眼睛在两人身上滴溜溜地转:“你是她什么人,帮她还钱?”

“这位是我家主母,我主子在屋里躺着,我是他们的侍从。”

林七抱拳,回答得体。

看着吴婶一脸八卦的离开,王香漪暗暗扶额,吴婶是个大嘴巴,事情从她口中传出,还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

“钱我以后会还你的,马上带你的主子离开吧。”

若是等他醒了瞧见自己同两个孩子,怕又是一番纠缠。

“王妃,主子这些年过的很辛苦,其实他……”

“够了!他怎么样是他的事,我不想听!”

辛苦?是忙着左拥右抱左右逢源吗?

林七不敢再多说,眼眸一转,冲出院门,直接上马,挥舞长鞭头也不回地奔了出去。

“王妃,主子便先寄存在您这儿!烦您帮忙照顾着!”

猜你喜欢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