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架空 >> 

夏羲义莫亦舒

第5章 双生子

发表时间: 2021-03-31 17:00

羲王府书房

“王爷,图像上的人找到了,就在莫府。”天一来报。

“莫府?”男人修长的手指轻点桌面,慵懒地靠在椅子上。

“可是…”天一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但说无妨。”

“那人的神智似乎有问题,行为如同五岁小孩,就像是……”

傻子二字天一没有说出口,因为他知道这个人对王爷的重要性。

“神智不清吗?”明明在自己面前是那么的狡黠,怎么可能神志不清?

是故意装傻,还是被人所害?看样子,自己该亲自走一趟莫府了。

子时刚过,舒园一道黑影蹑手蹑脚地开门出去了,隔壁的莲香听见动静利落起身。

“莲香姐,我们要不要跟上去?”

“不用,老爷吩咐过,不要阻拦,她早晚会发现的。”

此时的莲香再也没有了白天的俏皮、可爱,一双眼睛锐气十足。

莫亦舒按着白日的记忆,来到雪园,一个翻身,就进了院子。

还好身体的敏捷度还在。

这里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白日里与莫清轩的父女情深不过是在演戏。

莫家主的笑容根本不达眼底,不想被利用,只能自己去寻找答案。

话说这雪园还真是荒凉啊!杂草、枯树都没人打理吗?

都这个时辰了,偏房的位置居然还亮着微弱的烛光。

莫亦舒轻手轻脚地靠过去,用手轻轻捅破一点窗户纸,凑近一看,整个人瞬间僵住。

“天呐!我看见了什么?我居然看见了自己。”

是的,里面有一个和莫亦舒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莫亦舒敢肯定里面的那个人和自己有着某种关系。左右看看,并没有发现有人。

于是,莫亦舒轻叩房门。

“是谁?”里面正在桌旁打盹的人被惊醒。

“吱呀”一声,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四目相对。

“姐姐,你是谁呀?”稚嫩的声音响起,莫亦舒轻轻蹙眉。

明明和自己一般大小,怎么说话语气犹如五岁的孩子呢?

难道是……,莫亦舒想到那种可能性,心不由得一阵抽痛,双眼流出泪水。

这难道是原主身体的本能反应?

见莫亦舒一直盯着自己却不说话,还掉眼泪。

他哼哧哼哧地跑回房里,拿出几个糖果,放到莫亦舒手心。

“姐姐,吃糖,甜,不哭。”

莫亦舒看着手里已经软化的糖果,眼泪掉的更凶了。

平复了一会儿后,莫亦舒温柔的问道:“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莫亦凡。”

莫亦凡这三个字犹如一道惊雷,在莫亦舒脑海里炸起。

莫亦舒感到脑袋犹如针刺一般,疼痛难忍,不由得捂住脑袋,在地上打滚,然后晕了过去。

“姐姐,你怎么了?”一旁的莫亦凡急坏了。

站在墙头看戏的夏羲义,飞身而下。

抱起莫亦舒,在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人脸上扫过,而后停留在莫亦舒左手心的凤凰胎记上。

“原来如此,双生子。”呢喃了一句,抱着莫亦舒飞身而出。

羲王府,主卧。

“哎……天一,你慢点,别拽我。是不是王爷受伤了?这么火急火燎的把我从被子里扯出来。”

谢问天感觉自己很悲催,堂堂四大家族谢家的少主,居然成了一名羲王府的专职大夫。

果真是交友不慎,识人不清啊!可谁让谢家是以医术和炼药为主呢!

刚被天一拽进内室,谢问天就转身对天一说道:“我是不是在做梦?王爷床上居然有个女人。我肯定是没睡醒,天一,打我一巴掌,我看看疼不疼?”

“赶紧过来看看。”夏羲义开口了,语气明显带着焦急。

谢问天仔细的给莫亦舒诊完脉,而后转身向夏羲义说道:“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早年中了忘忧,失去了记忆,如今被什么事情刺激到了,才会头痛难忍。”

“可有解药?”

“算她幸运,我身上正巧带有忘忧的解药。呐,给她服下就好。”谢问天拿出一粒细小的药丸递给夏羲义。

夏羲义喂莫亦舒服下。

“王爷,她就是你要找的人?不是男的吗?怎么变成女的了?”谢问天八卦起来。

夏羲义眼角冷冷的一瞥,谢问天连忙摆手:“当我什么都没说!天一,我们出去数星星。”

说罢,把天一也拽了出去。

房间里瞬间只剩下躺在床上的莫亦舒和立在床边的夏羲义。

不知为何,夏羲义总感觉莫亦舒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自己。在她身边,不会再暴躁不堪。

片刻后,夏羲义将莫亦舒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回了舒园。